学生校园

美人圖第九集第三章

加载中

美人圖第九集第三章

美人圖第九集第三章

第三章
第三寶褲

無數身體赤紅的小妖精從岩漿中蹦跳著,湧上岸來,雙腿一蹦,向著這邊飛射。

它們身體細小,容貌獰惡,身材看上去像是人類,卻只有蝦蟆那麼大,跳起來也像蝦蟆,後腿與身體的比例超過人類,較長一些,跳躍得很是起勁。

太子立即跳起來,努力嚥下口中殘剩精液,升起靈力護罩,纖指一彈,一個小小光球從指尖射出,將一隻小妖精打翻在地,慘叫著翻起自肚皮,不一會兒化成了細小符針。

趙湘廬柳眉一跳,認出那是書籍上記載的龍鬚針,也是仙家法寶,若能煉化,當可收為己用,用來暗算修士再好不過。

只是此地古怪,那妖物同人木煉製法寶的方法又邪異,居然能將龍鬚針煉成妖精形狀,還能自動攻擊人,實在是匪夷所思。

她突然感覺到身後有強烈的敵意升起,立即回頭,看到的卻是伊山近噴火的雙眼。

在精液射出之後,伊山近突然感覺到身上有了些力氣,像是桎梏除去,可以站起來活動了。

他流著屈辱的淚水,怒視著強喝精液的太子殿下,雖然很想逼他把吃的東西吐出來,可是這樣就能抹去自己所受羞辱蹂躪嗎?

『我、我一定要干他祖母,把皇太后幹得死去活來,作為對他淫邪行為的懲罰!』伊山近怒視著他,心中狂亂想道:『還有他老母也不能放過,就算她對我再好,她兒子做了這種事,也只有肉債肉償!』

「小心!」趙湘廬突然失聲驚呼,手中靈力珠射出,將一隻趁隙偷襲的小妖精打落地上,這才沒有讓它咬住伊山近在空中晃動的雞雞。

伊山近低頭看著沾滿口水的肉棒,不由得驚呆,害怕地想道:叼被太子咬了,還不過是留些牙印;要是被妖精咬了,只怕就留下殘根了!』

趙湘廬也凝眸注視著遍佈齒痕的肉棒,想起剛才自己羞怒中下口毫不留情,不由得羞愧難耐,立即回頭對付撲上來的小妖精,再不敢看他還有他的雞雞。

另一邊的島上,一絲不掛的美麗公主驚叫著抱緊當午,嚇得哭泣流淚,幸好那些小妖精都撲不進當午身週三步,才能勉強保住她們不被攻擊。

湘雲公主哭泣了一會兒,驚魂稍定,慾火又升了起來,讓她情不自禁地抱住懷中清麗女孩,光滑胴體在她身上劇烈摩擦,重新享受起了性愛的歡樂。

在這生死一發的關鍵時刻,被慾望控制的高貴公主抱緊自己的救命恩人,強行用她的身體來滿足淫慾,柔嫩乳房在她酥胸上研磨,哼哼唧哪地嬌吟著,陷入了迷亂的快感之中。

伊山近望著她們,默默嚥下傷心的口水,彎腰撿起一根龍鬚針,好奇地看著它。

一股青氣從他的指尖流出,滲入針裡,那針飄浮起來,懸停在他的眼前。

伊山近驚訝地瞪住龍鬚針,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能操控這件法寶。剛才不過偶發奇想,用意念試圖控制法寶,誰知道它真的飄了起來。

那青氣本是神禾賜予他的,在這無法使用法寶的凌亂野,以此青氣操控法寶竟然有此奇效,令他震驚欣喜。

他努力收斂心神,控制龍鬚針飛上天空,來回穿梭,雖然開始時不太熟練,但在青氣的幫助下,操控得越來越完美。

在他前方,太子已經頻頻遇險,被小妖精強力刺破靈力護罩,一頭撞進來,從他身邊劃過,落到地上,化為針形。

雖然還沒有傷到她,卻險象環生,而且護罩受到痛擊,對她身體的震動也很大,一下下地震動傳來,讓她幾乎傷重吐血。

她本來就是受傷之軀,靈力不是。又餓了許久,雖然吃了精液大餐,對身體的補養一時還沒有到位,玉體酸軟,漸漸支持不住。

『真的要死了嗎?』趙湘廬絕望地想著,眼前掠過一幕幕往事,都是從前經歷過與親人的相眾離別,甜蜜悲傷,盡在一掠之中。

突然間,伊山近的面容闖進她的心裡,想到自己在臨死之前竟然吃了男人的精液,回憶著強行吮吸這小小男孩肉棒的一幕,讓她羞慚得淚水都快流了出來。

「在死前和他有一段緣分,難道是天意如此?」她絕望地扭過頭,纏綿苦澀的目光看向伊山近,那俊美面龐上的欣喜笑容,深印在她的心頭。

「小心!」遠處纏綿在當午身上的湘雲公主突然尖叫起來,因為她關心皇兄和伊山近,所以一直在盯著這邊。

趙湘廬立即回頭,卻看到三隻小妖精嘶叫著衝破護罩,一齊向她射來。

她抬手射出靈力珠,卻只打飛了兩隻,剩下一隻筆直射向酥胸玉乳,張開利口,似要將她穿胸而過。

「要死了嗎?』趙湘廬心神霎時平靜下來,鎮定地看著這只獰惡小妖,知道自己已經不及發出靈力珠,現在是難逃一劫了。

許多熟悉的面容出現在她的眼前,除了親人之外,就只剩下伊由近那微笑著的、可惡又可愛的臉龐。

趙湘廬閉上美目,苦澀地品嚐著口中殘留的男孩精液味道,長長的睫毛下滾出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。

嗤的一聲響起,想像中的痛楚卻沒有傳來,趙湘廬驚訝地睜開眼睛,卻看到那小妖精已經撲落地面,化為龍鬚針,正刺在自己玉是前面,深入岩石半寸。

一道弧光在空中掠過,重重刺在另一隻小妖精胸前,將它刺透,慘叫著摔倒在地,不一會就化為針形。

伊山近興高采烈操縱著龍鬚針在空中穿梭來去,刺透一隻隻小妖精胸膛,讓它們紛紛跌落下來。

赤紅熔岩之中還有更多小妖精衝上來,奮不顧身地射向他們,來勢洶洶,讓伊山近臉色也有些發白。

太子已經癱倒在地上,渾身酸軟,彷彿是脫力了一般。可是為了保住性命,還是努力撐起護罩,幫助他抵擋攻擊。

伊山近咬牙刺透一隻射來的小妖怪,趁著它還沒有落地,伸手抓住,在掌心中化為針形。

一縷青氣從掌心透出,湧入針內,伊山近心念一動,這針也飛起來,歪歪斜斜地向小妖怪們射去。

同時控制兩根針,難度高了不只數倍。看著一隻隻小妖怪飛射過來,伊山近心中大驚,也顧不得精妙控制,心中狂思亂想,指揮兩根龍鬚針漫天狂舞,在自己面前飛速來去,舞得風雨不透。

一隻隻縱身躍來的小妖精被龍鬚針刺中,慘叫著跌落地面。僥倖有幾隻躲過龍鬚針,穿入靈力護罩,也被太子射出光球打落,兩人聯手,勉強抵擋住了這如潮進攻。

趙湘廬這一段時間勉強用靈力壓制慾望,免得做出不該做的下賤行為。可是隨著戰鬥延長,體內靈力越來越少,漸漸無法忍受,跪坐在地上,看著伊山近身體赤裸,軟綿綿的肉棒在眼前晃來晃去,不由得美目中泛起桃紅,在射出三顆光球打飛小妖怪時,終於忍不住將美麗容顏貼上男孩胯間,張開朱唇,狠狠一口將肉棒咬到了口中!

「嗷!」伊山近放聲慘叫,一時以為自己被小妖怪咬中,從此只能進宮生活了。

可是一低頭,駭然發現是皇宮的主人咬住自己雞雞.不由得大怒:「這麼貪吃啊你!已經請你吃一頓了,你還想怎麼樣,吃我一輩子嗎?」

美麗少女羞得眼淚狂流,可是拗不過慾望,還是伸出顫抖玉手抓住睪丸,櫻口狂吮肉棒,弄得它迅速硬了起來。

伊山近也流著屈辱的淚水,雖然肉棒在太子溫暖濕潤的口腔很爽很舒服,可是心理上的壓力讓他不能盡情享受被狂舔的暢美快感。

為了抵禦妖怪保住二人的性命,他只能拚命操控龍鬚針刺殺妖物,在心神俱震之下,操控能力居然大漲,雙針如風馳電掣般在空中穿行,一針針地刺透小妖怪的身體,讓它們跌落地上,化為更多的龍鬚針。

遠處的同人木巨大樹軀一下下地顫抖,終於撲倒在地上,吐著樹汁慘嚎道:「不行了,都給我回來!」

它雖然看不到裡面的情景,卻知道自己的法寶不停地遭受重創,對它妖力也有很大損害。隨著心念傳去,與它心靈相通的無數小妖怪突然停止攻擊,轉頭向著熔岩中跳去,不一會兒就消失了蹤影。

伊山近呆呆地看著它們逃走,總算鬆了一口氣,低頭看著太子還在強吮肉棒,羞怒地抓住鑲嵌明珠的束髮金冠,強行將肉棒從緊窄濕潤口腔中拔出來,屈辱地尖叫道:「不許偷吃!

他抹了一把眼淚,看看遠處的湘雲公主,悲憤想道:『原來還只有一個要吃東西,現在兄妹倆都上了,讓我怎麼半啊!』

可是現在同島共濟,他也暫時不能計較,只好咬牙收拾起龍鬚針,把它們收到包裹裡面,想著弄到了上百根針形法寶,也算有失有得。

尤其是將來若是操控能力上升,一百多根龍鬚針同時攻擊敵人,威力一定很大,想到這裡,心情漸好,失精的羞辱也不那麼難以忍受了。

趙湘廬跌倒在地上,羞辱的淚水奔湧流淌,束髮金冠被伊山近失手扯下,滿頭青絲散落下來,與淚水混雜,沾滿她淒楚羞慚的美麗面龐。

伊山近倒在地上,用力喘息,許久之後才緩過氣來,心情卻極為沉重,目光落向不遠處的太子殿下,看著那張帶著奇異美感的清麗面龐,卻見趙湘廬也抬起頭來,如水明眸與他對視,害得他心中一跳,立即轉過頭去。

島上的氣氛極為尷尬,兩人默然無語,直到地面符文又再閃耀出燦爛光芒,跳躍著湧向他們的身體。

那是巨妖同人木不願承受失敗,命令翼猿們一起念動邪咒,驅使法陣符文攻擊烏雲籠罩下的四人。

「給我加把勁!」同人木仰天狂呼:「我要讓他們在裡面情慾大發,精盡人亡而死!穿上守貞褲不能幹那事,就讓他們活活幹死熬死!」

赤紅符文突然從地面湧起,當午那邊還好一些,符文無法進入她身周的圈子,而另一個小島上的兩人卻陷入了極大的危機之中。

伊山近與趙湘廬剛剛與小妖大戰一場,幾乎靈力透支,現在猝不及防,被大量符文湧入身體,都吃驚不小。

伊山近呆了一陣,乾笑道:「虱子多了不怕咬,反正原來也都有過這種事,再多些也沒什麼!」

雖然是這麼說,他心裡卻不停的打鼓,不知道這一回又要出什麼事。

很快,他就知道了。

無數湧人體內的符文與原有的符文結合在一起,破除了上次符語的效果,組成了一條新的符語——狂亂!

而太子體內的符語效果也被削弱,新的符語泛起,壓制住了原來的符語——虛弱!

趙湘廬無力地坐在地上,感覺身體越來越軟,看著伊山近的目光,玉體更是軟得發顫。

而伊山近的眼睛越來越紅,眼中的美麗太子漸漸幻化,變成了少女太后的模樣。

「太后!」神智漸漸狂亂的伊山近撲過去,一把抱住第一公主的溫軟嬌軀,顫聲叫道:「我好難受,快受不住了!」

太子與太后原本只差一個字,而且相貌也相似,伊山近已經忽略她們之間微小的差別,只把驕傲美麗的第一公主當成太后,嘶聲叫道:「來吧太后,幫我舔一舔!」

他的肉棒早就翹起,硬邦邦的顯示著慾火的旺盛,站起身來將肉棒狠塞到溫軟櫻唇中去,龜頭頂開柔滑香舌,一直挺向嬌嫩咽喉。

當朝第一公主驚愕地瞪大美目,羞辱不堪,可是身體軟弱得不能動彈,甚至連吐出肉棒都做不到。

遠處的湘雲公主已經悲憤地尖叫起來:「小文子,你做什麼!你怎麼敢這麼對我皇兄!」

她急促地嬌喘著,眼中流出了悲憤嫉妒的淚水:「那是我的,不能再給皇兄吃了!」

可是伊山近充耳不聞,碩大龜頭頂開嬌嫩軟肉,深插入冷傲公主嫩喉之中,大力抽插,幹得她直翻白眼,噁心欲嘔,心中痛苦不堪。

她的妹妹和她一樣痛苦,撲倒在岩石上,粉拳悲憤地捶打地面,放聲大哭:「小廚子,你不知道我真的非常非常餓嗎?給我吃一點吧,一點點就好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
可是熔岩依然熾熱,就算她飢火攻心,還是不敢衝過去,龍口奪食。

太子雖然衣衫不整,把龍袍丟在一邊,但將來要做皇帝的,也可算是真龍天子了。

粗硬肉棒在真龍公主喉間狂插,幹得她猛翻白眼,就在快要暈去時,伊山近終於大發慈悲,將肉棒從溫暖濕潤的口腔中拔出來,

耳邊聽著劇烈的咳嗽聲,看著眼前美人淚珠滾滾的迷離美態,伊山近心中狂亂,恍惚將眼前的太子當成了溫婉皇后,青絲飄散的淒美模樣更增添了他的慾望。

「皇后娘娘,你可知道我一直喜歡你啊!」伊山近抱住太子的溫軟胴體,喃喃訴說著,讓流淚狂咳的趙湘廬羞憤至極,大怒想道:『這混蛋色鬼欺負了我和湘雲,還想佔我母后的便宜?』

伊山近的手伸了下去,用力捏揉著酥胸,讓被緊緊裹住的乳房感覺到奇妙的刺激快感。

「不、不要!」趙湘廬奮力反擊,憑藉著最後一絲理智和力量,阻擋著他想伸入自己懷中的魔手,死也不肯讓他發現自己女扮男裝的秘密。

這秘密比天還大,一旦公開,不知天下會陷入怎麼樣的激烈動盪的局勢之中,又有多少人因而人頭落地。

伊山近倒也不強求,他的目標是夢中美人的下身,上次在浴池中近距離看過溫皇后的潔白玉體,而且在美人出浴時,還隱身跪在她的胯間仔細欣賞過完美蜜穴,現在想起來頗為懷念。

「那是生出過太子和湘雲公主的地方啊……」他喃喃輕語著,雙手伸到下面,奮力撕扯懷中美人的下體衣衫。

美麗的太子嚇得魂飛魄散,偏又無力反抗,只能屈辱絕望地看著這小男孩,可是過了好久,臀部還沒有感覺到涼意,低頭一看,不由得大為驚喜,長長地吁出了一口氣。

巨妖射出的法寶「守貞褲」牢牢貼在她的身上,將絲綢長褲箍住,無法扯脫。

這是同一件法寶的第三個分身,前兩個被當午擋住、伊山近收伏,這一件力量雖然不如前兩件那麼強,但鎖住前陰還是能做到的。

可是伊山近已經陷入狂亂,慾火爆發,情慾如狂,咬牙撲在她的下體又撕又咬,終於嗤的一聲將長褲撕裂,露出了雪白修長的美腿。

他胡亂扯動著,將絲綢長褲撕得粉碎,一雙絕美玉腿暴露出來,伊山近撲上去狂吻亂咬,讓雪白嬌嫩的大腿上沾滿口水,甚至佈滿深深的齒痕。

「啊!」趙湘廬顫抖嬌喘,感覺到他一口咬在大腿內側,痛爽難忍,處女蜜道中也忍不住溢出蜜汁,染在內褲上面。

伊山近喘息著撲上去抱住她溫軟玉體,在她雪白俏臉上狂吻,粗大肉棒頂在下體處,一下一下地猛挺,重重地撞擊著嫩穴。

「嗯啊……」趙湘廬玉體更加酥軟,感覺龜頭隔衣撞擊嫩穴,蜜道中酥癢得無法忍受。

可是伊山近更沒法忍受這麼久都插不進去,急得他快要哭出來,抱起雪白修長美腿架在自己肩上,腰部猛烈前挺,狠狠一棍戮中菊花部位。

一滴精液從馬眼中湧出,染在邪異法寶後部,青氣湧去,讓守貞寶褲後半部分突然現出一條裂縫,並迅速擴大,將整個玉臀都露了出來。

伊山近大喜過望,趴下身去,顫聲叫道:「皇后娘娘,你這裡終於開了!」

可是法寶無情,依然牢牢封住嫩穴部位,緊貼身上,死也不肯鬆開。

後部的裂縫倒是很長,並向兩邊擴散,雪白柔滑玉臀摸在手中,嬌嫩滑膩,手感極好。

他的手指輕觸菊花,鼻尖幾乎頂到上面,弄得冷傲公主熱淚奔流,羞恥欲死。

伊山近爬起來擁住她的嬌軀,看著那張與皇家美女極為酷肖的美麗面龐,喃喃道:「太后,我插你後面可不可以?」

這其實不需要回答,因為他已經挺起肉棒頂在美臀中間,龜頭已經貼上了當朝第一公主的美妙菊花。

「不、不要!」美麗公主扭動嬌軀,嘶聲尖叫,嚇得頭髮都快要豎起來了。

「你說好,是嗎?公主殿下!」伊山近迷迷糊糊地笑著說道:「好吧,那就如你所願,湘雲公主!一

粗大肉棒頂在菊花上,伊山近奮力將美麗少女的赤裸美腿在自己肩上架得更高一些,雙手抓緊對方柔軟的胸部,嘶聲尖叫道:「皇后,我來了!」

龜頭兇猛地向前突進,衝入緊窄的圓洞,將嬌嫩的菊花撕裂,鮮血嗤地噴射出來,灑在雪白臀肉上面。

「啊啊啊啊!」趙湘廬拚命扭動著修長玉體,痛得死去活來,嘶聲慘叫著,美麗雙眸中湧出灼熱淚水,順著玉頰滾滾滑落。

她心中痛苦萬分,想不到自己保持十七年的貞潔玉體被一個這麼小的男孩強行淫污,雖然處女膜尚在,但一個被幹過後庭菊花的太子,又有什麼臉面登上皇位,君臨天下?

與心靈痛苦相件的是身體上的痛苦。粗大肉棒插入菊道,將嫩菊撕裂出很大的傷口,而且碩大龜頭插在她後庭中導致的滿脹不適感,讓她無法承受。

伊山近卻是爽得發抖,感覺到嫩菊緊緊地箍住肉棒,而且還在抽搐收縮,簡直像要把肉棒勒斷一樣,爽透心尖。

他喘息了一會兒,挺腰奮力向裡面插去,低頭看著青絲散亂的美麗容顏,柔聲道:「湘雲公主,喜歡我干你嗎?」

「喜歡,喜歡!」另一處小島上的湘雲公主耳尖聽到,捶地大哭:「我很喜歡你幹我,可是你現在幹錯人了!」

伊山近充耳不聞,只是抱住懷中美麗少女,肉棒一點點地向緊窄菊道裡面艱難推進,口中喃喃低語,時而把她當成了她母親,時而當成了她妹妹或祖母。

這樣的痛苦折磨簡直如地獄酷刑一般,趙湘廬感受著粗大肉棒漸漸挺進,一點點撕裂菊道的痛苦,讓她淚流滿面,痛不欲生。

「香雨!」伊山近突然狠狠一擊,將肉棒插到最深處,仰天大吼,將自己對香雨師姊的思念盡付於這一炮狂轟之中。

「呃啊!」冷漠公主嘶聲慘嚎,聽到他在叫自己最小的妹妹名字,心靈遭受重擊,再加土後庭的重擊,再也不能保持皇家優雅儀態,忘形慘叫起來。

整根肉棒都插進了緊窄至極的菊道裡面,被牢牢地箍住勒緊,高貴菊道與男孩肉棒緊貼在一起,菊花鮮血奔湧流淌,染遍玉臀和睪丸。

雪白柔嫩的玉臀上鮮血浸染,看上去極為淒美壯烈。

粗大肉棒深插在菊花中,緊窄菊道被撐得極大,太子痛得渾身抽搐,幾乎要被這麼大一根肉棒活活脹死了。

高傲美麗的公主被小小男孩按在地上狠幹,粗大肉棒大肆在菊道裡面抽插,劇烈摩擦著菊道腸壁,讓兩人一個快要爽死,一個快要痛死。

而在另外一邊,她的妹妹趴在地上捶地大哭,簡直快要哭死。

微閉美目的當午,以強大靈力支持烏雲保護著所有人,長長睫毛下也流淌著清澈淚珠,臉上肌肉抽搐顫抖,雖然心情複雜,卻還是幾乎要被這世間至為滑稽之事活活笑死!

粗大肉棒快速在菊道中抽插,摩擦得越來越劇烈,速度越來越快,伊山近抱住修長羞麗的玉體狂干許久,被緊窄的染血菊道勒得爽美,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,低吼一聲,達到了快樂的高潮。

肉棒深深插入到菊道深處,狂烈跳動,將大量滾燙精液直接射到玉體最深處。

噗噗噗的噴射聲雖然是在身體內部,卻彷彿傳到了趙湘廬的耳中,讓羞麗公主痛苦絕望,瞪大迷茫美目,呃呃地低叫著,感受著精液噴射到腸道內壁上的灼熱觸感,幾乎要傷心得暈過去。

文章评论



首页

动作片

喜剧片

爱情片

科幻片